爱创业,服务成长中的财富!

森淼植物空间设计

用科技和设计让自然在城市空间任意蔓延

关注
关注人数:

    森淼植物空间设计,主要致力于通过科技与设计将自然元素(主要为植物)引入城市空间(主要为建筑,家装,艺术礼品类),创造生活中的美丽,让都市居民悦目悦心。

    在全球能源危机日益严峻的形势下,森淼植物空间设计的愿景是召集有一群有良知,有勇气,有信仰,有能力的环保人士,通过植物空间设计这条途径,把自然元素(主要是植物)更科学的引进更多城市空间,最终建设“城市森林”,让人们身心得以舒展。同时传播一种理念和信仰,让人们更加热爱大自然,学会呵护地球上的每个生命,珍惜地球资源,共建美好家园。

    森淼植物空间设计,主要致力于通过科技与设计将自然元素(主要为植物)引入城市空间(主要为建筑,家装,艺术礼品类),创造生活中的美丽,让都市居民悦目悦心。

    职业经历大部分和文案,策划及各种设计有关,涉及动画(脚本分镜及制作),遥感(航片后期处理),广告(策划文案及二维部分),便利店(微博运营及活动策划),餐饮类O2O(传播露出设计)

    人文领域是品牌塑造的肥沃土壤,我们不仅是做景观和艺术品的,而且是一种生活的创造者,一种信仰的传播者。

    欧雪姣
    植物空间设计师

      我大学毕业后做过几份工作,也跨过行,涉及动画(脚本分镜及制作),遥感(航片后期处理),广告(策划文案及二维部分),便利店(微博运营及活动策划),餐饮类O2O(传播露出设计)。这些工作都密切的和电脑有关,得要我一屁股坐在一台甚至几台电脑面前坐上一天(航片处理我最多一人管过4台),催命。这些公司大部分都是都是初创业的小公司,因为我希望和一群热血青年在一起去做和梦想有关的事。于是我在每个行业中寻找着一种生活,一种可以尽情挥洒自己天赋并创造美好的生活,也一边自修心性一边寻找自身的真正天赋并伺机发展它。   人在痛苦和迷茫中所做的事情,大部分都是绕圈圈和走弯路。这样的结果并不美。我,想要先修炼灵魂这一课程,人格完善先行,再发展自己的天赋。这样就不会因为太无知莽撞而造出很多孽缘,有了自己的价值体系和完整的世界观,遇到事情后就不会人云亦云。不会被困难和痛苦所要挟影响理想国的发展,因为理想国里有着别人的生活,不能因为自己的利益和欲望造孽,我不喜欢阶级。这样的我,在23岁那年开始自修心理学,哲学,宗教学,灵学,历史学等等等等,这一切其实也是缘,因为爱过才知道痛苦,才想要去寻找痛苦的源头,没想到顺道儿把碎掉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重建了一遍。   我的导师是书籍和现实,我在书籍中悟理,并在现实中找土壤释放我的天赋。但前提是我不能出卖自己的本心。我是一个女孩子,在工作中难免会遇到被看低的情况,现实社会中和男人抢风头是被人诟病的,和女人抢风头是被人碎语的。我遇到的情况大致如一,领导都会给我安排一个适合规规矩矩嫁人的职业发展道路,让我去走,但是前提是得老老实实听他的。可是,我终究不是顺别人的命的料儿。并且,那些人做的事儿我并不欣赏,做面子交给上层看,自己的工作成果其实是个泡沫,这就是泡沫经济的末端现实。有时候,我独自完成的案例效果比领导好,反而被人排挤了。现在我明白一道理,如果你想在别人手下工作,有技术不如跟对人,如果实在找不到对的人,就自己做吧,趁还年轻,但且记住,做任何一件事,都要心怀着爱而不是恨,不然会违背本心,自食恶果。 许多人说我不踏实,我无法解释,以前解释,后来发现会伤人伤己,所以现在我发现,这些痛苦天生就是需要我承担的,因为我生在这个环境里,难免磕碰着周围人,那就顺自己的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承担的事情。我是一个天性敏感的人,没有麻木自己的天赋,不能理解我的人,我知道他们有自己的观念,我不能强求别人,不然我就是造孽了,但我也不会顺着他们的意,因为我爱我自己。所以我不怪他们,因为,人和人毕竟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只不过我的天赋和他们不一样而已,而我的理想图景中,他们笑的也很开心。   刚开始修行时,我在生活和工作中提炼自己的信仰,我问我自己,到底什么才是我一直在坚持的东西。前辈们告诉我,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记住保持爱的勇气。而且“恨”对我来说是挺不舒服的一件事情,所以修行还算快,跟随着我的内心,我告诫我自己,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请保留“爱,勇气,希望,感恩”。   于是25岁时,我的灵修告一段落,一切回归本心,这四个信念也成为我如今的信仰,今后的修行,是肉体与灵体共舞,也就是实践了。   我曾经在工作中努力学习着一切技能,希望可以早日争取爬到一个行业的上游然后搭建自己的理想国,给这个行业化毒散瘀。但是每当我在努力学习工作后摸索到一个行业的上游时,却发现做这些工作,并不能实现我的终极梦想,多半是帮着市场吹一个泡沫,所以觉得我撒的那些热血不值了(现在看来,是积累,是人生的一部分)。这些行业做的事儿大部分是第三产业或者是紧挨着的,而我们国家的第三产业,建立在一个良莠不齐恶瘤丛生的大市场环境里。我需要扭曲很大一部分人格才能站在这些行业的顶端,和我的信仰背道而驰。而如果我的人格被扭曲了,我的灵魂之火就会熄灭,我就会再也找不着回内心家园的路了,再也活不成自己了。   如果你问我工作不就才两年吗,哪里来那么多积累。我要告诉你的是,很多人工作时间长却积累不了什么真正对行业有益的东西,他们所说的那些积累,大部分都是教人怎么以谎圆谎,画饼充饥,糊弄上层,如何吹牛逼而已。而我从来不喜欢骗别人和骗自己,所以,如果我发现搭建自己的理想国要去花很大代价去割掉一个关键人物内心的毒瘤时,我才会选择放弃,因为这代表着,我不适合这里。   在灵修的过程中,我爱把理论结合实践去进行test。工作中与人的交往才是重头戏,与市场的交往就是和顾客谈恋爱,与下属的交往就是做他们的母亲,和同事的交往既是责任共同体,也是你来我欣然相允你走我依惜相送。和上司的交往,则是看志与道合不合,可以扶一把但是不能长期背黑锅,因为自己不去完善人格和心智,老让下属背黑锅的上司我本身不欣赏,不要说让我接受他的调教了。   我的上司教导我那套对待厂家的方式(我还负责采购)我从来不那么做,我的方式是先得让人家正常接单正常赚,自己态度要正。说白了厂商是一个公司业务链的末端,相当于毛细血管。人都知道天天擦保养品护肤,企业对待厂商要是不靠谱,老打乱人家的生产流程,让人日子不好过老给你加班加点做活儿,得抱怨死。不多在业务上多敲你一笔才怪,谁又乐意把你家业务当做重点维护呢,如果一个企业动不动就压单,加钱人也会不乐意,一看就知道这个企业内部经营混乱,钱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建立良好的合作首先就是要搭建信任,要在乎和关心合作伙伴的感受。 我比较理想主义的一点儿是,会把工作当做心理咨询实践,想要帮助自己身边的人从迷茫和纠结中走出来,但心理咨询有条职业道德是不主动对非来访者进行愈疗,因为效果会适得其反。我曾经尝试从下往上推动一个公司往正常的轨道发展,但是后来发现,价值观不同的人,会把我的真心当做驴肝肺,觉得我是恶意。我也提过一些案子,希望可以让企业找到新路子新生。但我又学到了,只要领导不是你,你的案子再好,也会被价值观不同的一群人做成另外一幅样子,那就是毁了。我无法改变的局面,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公司不是我的,我没股权,说话没分量,当我用行动证明自己的价值,越过领导得到与最高层boss交流的话语权后,发现最大boss也是一个路子,很失望。   二,boss自身人格没有完善就来开公司,而且觉得自己做的很好不用改。   三,boss的生活和事业已经平衡,除非他自己想改,不然一个员工是撼动不了的。   四,投资人更无法触动,尤其是一个只关心钱的投资人。   五,投资人不了解趋势或者投资本身与国家大政策相背,做出压力指标,一切都发展很快,逼得boss慌乱中做了错误决策,没时间思考自己的行为和灵魂,也不关心下属的状态。万事不尊重人性,根本不是在好好开公司,是把人当棋子,玩儿金钱游戏,与我价值观相背。   六,我尝试过,但最终确定我无法和价值观相背的人一起做我不喜欢的事情,而且我做的事情就像是泡沫,并不能真正改善什么,浪费热血和青春,还造孽。一个以利为先的群体,做不到冷静,因为他们用各种担子(比如房贷,我很不赞同创业者在还没盈利时就买房,这是坑爹坑己,况且一个创业者在现在这个时候买房,就说明他木有远见,不了解市场)把自己可完善的路给堵死了,一停就会慌,没空学习,做不到以守为攻。 七,我们的大部分企业一直都在顺着市场恶瘤的需求发展,很少有企业能真正读懂市场的潜在需要,例如人们是多么缺爱,市场的本体是人,需要懂市场的潜在需求,需要以人为案例,比如先解剖自己,这就要需要随时保持冷静,不能浮躁。做市场的人忽视自己看不见的市场是很危险的,任何市场都是此消彼长的,国家政策改变和产业链重整,我关于危机的进谏被当做恶意,还被排挤,再做下去实在是没有价值了,我不等领导们成长了。   以上是工作关于职场方面的一些积累,说白了就是学看人看事。   技术方面,我从来不担心,因为我做过动画片儿(曾经的理想是当宫崎骏一样的动画片导演,后来发现要想在中国做好片儿,先得把市场底子打好咯)。动画片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个高阶段才衍生出来的艺术行业,坐那儿一帧帧画,这是人们吃饱了饭过上了好日子才有力气做的艺术,这是人类对世间万物的理解,再创造与表达。一个社会只有良好运转,才会诞生最美好的动画作品。   我本身职业经历大部分和文案,策划及各种设计有关,庆幸从一开始就跟对了灵魂导师(第一本哲学书籍是复旦大学陈其荣教授的自然哲学),一路修行下来接触了心理学(武志红老师的通俗心理学类书籍是入门),哲学,宗教学,历史学,人类学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因为只要我说服不了我自己我就会去自己未知的领域找答案,这个过程其实很有趣,因为在构建世界观的过程中发现有些事情孩子比成年人清楚多了。因为有了灵修的基础,技术才能穿针引线有的放矢,更游刃有余。   我数学能力是最弱项,但是我并不担心,因为任何数学模型都是对某一个短期内事物发展规律的模拟总结,是片面粗糙的,代替不了直觉。所谓直觉,就是对事物发展规律的理解与预测。我很惊奇的发现从小到大,自己预言过很多事物都一一实现了(大到佛教和外星人的关系,人类删除记忆消除痛苦的技术,线上线下商战,小到自动榨橙汁贩卖机的诞生,其中不少有微博做记录,我有记录修行心历的习惯),这让我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直觉,也让我意识到自己作为年轻人,责任重大,因为原来我以为好企业还是很多的,现在发现这个国家残喘麻木的企业才是最多的。 我大学里自学2维动画,宫崎骏是我偶像,在我的信仰中。最美好和谐的画面,就是老爷子动画片里面的那些场景,一种人与自然,人与人,和谐共生,以爱为盟,相亲相爱的场景。可是我发现当今动画片难以做成这样,因为就算有凝聚力召集怀有这样信仰的人们,为了生存,动画师和导演们也要阉割自己,追随市场求生存。他们做的那些片子,都是寄生在市场恶瘤里的叹息,不用说唤醒了,连最基本的投放都成问题,这就是和餐饮类O2O一样,贫瘠的土壤根本养不活昂贵的种子,只能靠外部供养,或者衍生出一系列恶瘤经济。 动画市场如此,理想国无望,之后我屈服家人从事了遥感行业,是亲朋后援团似的事业单位下属单位,本以为可以在规律上班同时发展自己的梦想,却在频繁的加班和枯燥的工作中残喘,差点把自己的天赋磨没了。 接着我进入广告动画行业做策划和文案,顺便做做动画,结果太年轻,选择企业和boss时候太注重表象,发现跟的人不对,遂离开(在俩月没发工资老板自己还大手大脚的前提下)。 之后我离开了那里,去了趟厦门旅行。   之后我加入了台企旺旺集团在南京的便利店事业部,负责微博运营和杂务。其实如果领导的思路清晰的话,这个模式可以拓展体验空间,缩小货品空间,可以做的不错,可是大领导战略思路不清晰,做市场的又不看数据,二把手给大领导背黑锅,交代上级。然后逼着下属完成自己吹的NB,然后所有人都做表面工作成果交代上级,所有人都做假,最后泡沫破了,而我是在旺仔便利店撤出南京前3个月左右离开的,我无法推动的原因就是,那里官僚阶级主义太严重,导致人与人之间沟通不畅,我花多惨烈的代价也无法改变现状。当时我还比较傻,只有直觉没有分析,但是现在我发现我的直觉一直都挺准的。   之后我步入餐饮类O2O行业,做平面设计,完善企业VI,做纸制品,周边,采购,品牌项目还有杂物等等。我呢,开始很开心,因为公司所在地1865是我幼年时期的家。我信了市场部运营的策略,很努力的工作,做设计,做纸制品,做周边。后来我发现,效果并不好。而且在工作总结时,我的工作成果和价值和总是被夸大。在我的概念里,宣传与包装是一个企业末端的东西,而我的工作若是频繁的充当着一个企业的创可贴,在我的职业伦理里,那是对我的一种伤害,因为这样工作就没什么意义了。所以我在工作中一直寻找着公司业务上不去的原因,从最末端的物流观察到最上层的投资方,各种问题。直到我发现这个模式在植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就没考虑好。于是我开始怀疑一些事情,也看到了一些恐怖的东西。把人类限制在家里的服务不能带来美好的人类未来,也会破坏我们祖国的传统文化土壤,在线上线下的商战中,如果一方迅速破掉泡沫,中国就会有大批的企业倒闭,大量的人失业。大量的社会问题喷涌而出,社会就会动荡。可我的父母还要国家养老。于是,我辞职了,我没有睁眼闭眼的天赋,看到了还做,那就违背我的本心。   于是现在我选择创业,我天生是个不安分分子,从来不会被什么人洗脑,要是再让一个领导活的不顺心,那才是作孽咯。   我不喜欢不切实际的靡靡之音,我喜欢治愈系的东西。我此生的努力奋斗目标就是在让自己在幸福美好的状态下努力让更多的人幸福美好一些,这也是我的很多导师的目标,很幸福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类灵魂的战士,牵着我的手带着我越过幼年的黑暗。我自己得幸福那是当然,如果我自己不幸福不美好,我有什么资格给予别人呢?我怎么才知道我给予的东西是不是人家真正需要的呢?Innerpeace与真爱才无敌,所以我遇事向来先内省后观外。 治愈一个人或者社会需要自己深深扎根于这个社会的土壤里,才能感之所感,痛之所痛,才能以己身体验并发现问题,并琢磨出办法解决问题。我是南京本地人,但是我选择自己搬出家住了,一个十几平的隔板间。别人不理解,说我找罪受,折腾,我的本意是锻炼生存能力,如果我的感官产生断层,我就能不感受一个完整的市场,做市场的不在犄角旮旯的地方学会生存,怎么懂得给予市场以爱?我不爱那些附庸风雅欲望如火的文艺,因为那些文艺多来自有感官断层的人,是不切实际的嘶吼嘤呀。 我自己也喜欢码字儿,但把自己关在一个地方码字儿要建立在我已经有很多生命经验的前提下,不然我写不出饱满的治愈之果。我需要把爱全方位的撒向大地,在实践中总结治愈的真理。不糊弄他人也不糊弄自己。毕竟如果我自己都无法满意解决的事情,有什么资格教育别人? 所以我必须将理论结合实践,那就要选择自己热爱又有天赋的领域,这样我才不会违背本心。我本人一直有思考过各种创业模式,首先我会把一个模式所牵扯到的产业弄懂,不然不会碰,自己也曾有过很多idea,但那些都让我觉得得不偿失而且会污染环境或者需要忽悠,这会让我心灵迷失,所以没有多大热情去做。 而这一次,是我觉得最身心舒畅的idea和时机。 所以我选择植物空间设计这个事儿。我从小喜欢生物和画画,但我是不是文科生,长这么大我最擅长的就是种花和画画,在职业上表现为园艺和设计,我很喜欢这两者结合的表现力,犹如自然逆袭。 植物空间设计——把植物引入建筑和家装。一个植物学家才懂得什么地方适合什么样的植物生长,而不是利用植物们去美化环境然后死了就扔掉这么造孽的事。这让我想到我们现今的社会,户外工作者的肺叶子充当了“空气净化器”,而室内工作者还自以为高人一等。我是南京林业大学南方学院艺术系动画数码影视的学生,很感激母校一直都立志于自然环境建设,让我大学四年都生活在一个天堂一样的地方,明白什么才叫真正有尊严的工作和生活,万物有灵。 黄太吉去年冬天来南京演讲时深深触动了我,我后来懂得了他在做怎样一件事,这也是让我决定走上创业之路的原因之一。因为我知道,这条路上我不孤单。 黄太吉的本质是建立一个社交空间,去把内心需要爱的人聚集在一起,以餐饮为载体,然后通过传播制造影响力,复苏这个社会的爱。其实,社会化营销说白了就是通过行为吸引志同道合的伙伴,建立小社会,慢慢扩大圈子,然后传播一种稳定的生活态度和坚韧不变的价值观,不是以“利”为先的撒网捕猎行为。吸引“力”法则不是吸引“利”法则,在国家政治大道当前的时候,我们很多企业连联盟进攻和抱团御寒都分不清。   实在是可惜。这个社会上很多人不懂什么叫信仰,也不懂谁是真爱自己,谁是在利用自己。人心千层,我从不只听人说什么,我看他怎么做,以及他的利益棋局和背景。可是又有多少人信一个真实的目的呢?如果我和你说,那个骗子其实只是想要有人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和他在一起,你信不信。   去厦门那次旅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现在我才意识到,一个地方的人们若是生活的很美好惬意,根本不需要大力发展什么第三产业。第三产业是生长在良好木本上的花朵。因为他们的社交就是诗,他们的生活就是画。一切文艺都在述说着他们的日子而已。不用掩饰,不用以谎圆谎,不用画饼充饥,不用什么新型商业模式刺激内需。一个企业也是一样,供应链设计的好,企业文化纪律人性化合理化,就不用拆东墙补西墙,用包装粉饰自己,事出必有因。我很欣赏宜家的供应链设计和企业文化纪律还有他们的卖场业务及空间设计,人们在里面消费很开放很自由,其实建立一个企业就是建立一个小型社会,必须清楚明白所有人在你这个系统里所扮演的角色,不管是员工,顾客还是那些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而一切课程的前提是,你得先解剖自己,了解完整真实的自己。   关于创业,我没有单独闯过业,但是呆过不止一个创业团队。当我凌晨一个人在办公室画图时,扯下身后的地图铺在地上,趴下就睡的时候,我才知道,所谓自由,就是当你在任何地方都能踏实安心的睡去。   电脑网络科技需要落地,为人类生活服务而不是主宰人类的生活,才能真正带来恒远有益的福利。这就需要有人为大家创建一种生活,让大家爱上它。然后移动互联网才会更和谐的穿插在其中提供服务。不然一切就像是“天空之城”,而人类科技所搭建的天空之城,如果不能落地,那将终会成为一座空城, 我要做的,就是让这座城,完美落地。 first step——美化环境。   我的终极理想是创造一种生活,传播一种信仰,自己过,自己信,别人也过,也信,表里如一。   有时候沉默比说有用。当我在一个团队里保持沉默,我却听得清楚其他人心里的真心话了。因为没有信仰,大部分人都是私欲第一。那么以梦想的名义,呼唤而来的这些人,不过如此罢了。所以我不会用梦想呼唤伙伴,梦想人人不同,我以信仰——爱,勇气,希望,感恩。 这也是我的品牌价值。 森淼植物空间设计——爱,让自然蔓延 感谢您的阅读

展示中
©上海东方飞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04257号